史记《淮阴侯列传》,蒯通说高祖曰:

“蹠之狗吠尧,尧非不仁,狗因吠非其主。”,

而在《鲁仲连邹阳列传》邹阳上梁孝王曰:

“至夫秦用商鞅之法…则桀之狗可使吠尧,而蹠之客可使刺由。”,

案桀、蹠在尧之后数百年,其狗何以吠尧?因此,此喻主要是为表达恶人之狗吠贤人,非贤人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