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的社会架构


天子(天下)—— 诸侯(国)—— 大夫(家)—— 士 —— 庶

其中,天子为天下共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天子把天下划成若干区域,分封给诸侯。这是第一层分封,天子是大宗,诸侯是小宗。西周初期,分封的诸侯主要来源有:

  1. 姬姓同族:譬如晋、燕、鲁等。姬姓国占到半数以上。
  2. 前朝王族:譬如宋。
  3. 功臣:譬如齐。
  4. 三皇五帝的苗裔:譬如秦、楚。

总之,诸侯都是三皇五帝之苗裔,绝非平民。平民称王那要到陈胜了。

周朝搞的这一套制度叫“分封制”,都是大宗封各个小宗。大宗就是嫡长子所在一脉,小宗就是其他儿子的后裔,反正都是一家人。

诸侯的封地就叫做国,诸侯为国君,拥有完全的自主权,包括永久的土地、税收、人口、军队、官僚等等,诸侯的义务主要有定期朝贡周天子,还有周天子征兵的时候应召等。

诸侯再次把自己的土地分封给各个大夫,这是第二层分封,诸侯是大宗,大夫是小宗。譬如晋国君生了三个儿子,那嫡长子就继承晋国君的位置,其他两儿子及其后代就变成晋国的大夫,晋国君把封地封给他们。

大夫的封地叫做家,也叫采邑,跟诸侯一样,也是拥有完全自主权。

大夫也是要传宗接代的,也有嫡长子次子这些问题,嫡长子当然世袭成为大夫,其他儿子及其后代就成为士。

士是没有土地的,所以只能“修身”,但也算是贵族,属于贵族的最底层。

从上面可以看到几个名词的由来,譬如“国家”、“士大夫”。儒家所说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也是按照这个架构的,从士到天子层层往上。

这一套制度是“世卿世禄”,也就是都是世袭制,贵族永远是贵族,平民就永远是平民。但是,传了几百年,血缘、亲疏越来越淡,互相打起来也就不足为怪了。

本册有关这个架构的直接文字很少,只有以下两个:

周纪一 威烈王二十三年
“国君而骄人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

周纪二 显王三十三年
“君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

存在的问题


这个架构的稳定,依赖于这样一条规则:大宗始终要比小宗强势。也就是说,天子要强于诸侯,诸侯要强于大夫,大夫要强于士。

西周初期,周天子都比较英明,所以周王室比诸侯强势,诸侯亦比大夫强势。但是到了后期,就不行了。西周出了昏君,国都被犬戎攻破,在诸侯保护下才东迁到洛邑。也就是说,周天子连自己的土地都丢了,从此周王室一蹶不振,靠着诸侯接济过日子,当然硬不起来了。还有,郑庄公箭射周桓王肩,甚至还把天子的稻子、麦子都割了,周天子的威仪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下,仅存的天子神话也不存在了。从此,诸侯就完全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了。诸侯之间也是战争不已,各自都在寻求扩大土地,强盛国力。

诸侯内部也是如此。经过几百年,小宗不知道有多少,诸侯跟天子一样,封来封去,自己的土地所剩无几了。如果出现几个善于治理的大夫、加上一个昏庸的国君,那么强弱就易形了。大夫通过兼并、强权等各种手段不断扩充自己的封地,国君越来越弱,终于被大夫们掌控了。

资治通鉴便从三家分晋开始写的。司马光认为这是周朝礼崩乐坏的标志性事件。后世也多数把这个事件作为春秋和战国的分界点。

晋国在晋文公时期曾是中原霸主。晋国与周王室同姓,其祖先是周武王之子,周康王之弟,唐叔虞。康王的时候始封于唐,随后不断扩张,在晋文公时候称霸中原。

但是随后不断衰落,终于被韩、赵、魏三家瓜分。这三家的都是晋国的大夫。魏与周王室同姓,其祖先是周文王之子毕公高。赵的祖先和秦一样,都是蜚来。韩与周王室同姓。

晋国君最后被三家大夫贬为家人。

田氏代齐是另一个经典的大夫篡位诸侯的例子。齐国本来是姜太公后代,周武王伐纣后封姜太公于齐。传了几百年,终于衰落,被大夫专权。田氏原来是陈国国君的儿子,逃到了齐国,改姓田。陈国祖先是舜的后代。

中国和夷狄


南宋词人陈亮的《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写到: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

这说的就是中国。古时说的中国跟现在不同,是特指黄河流域一带,也就是陕西南部、河南一带,千年华夏文明之滥觞。自古帝王建都,不是长安、就是洛阳,也是这个道理,那里代表中国。

战国时期,只有韩、魏两国可以称为中国。齐,东夷;秦,西戎;楚,南蛮;燕赵,北狄。韩、魏两国所处的地理位置就是华夏文明发源地一带,是古时最繁荣的一带。

资治通鉴:

周纪五 赧王四十五年
“今夫韩、魏,中国之处而天下之枢也。”

至于楚,楚王早在春秋时期就自己喊过了:

“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

秦国是在商鞅变法之后才逐渐被拉入华夏系的,在此之前,秦孝公:

周纪二 显王七年
“(诸侯)皆以夷狄遇秦,摈斥之,不得与中国之会盟。于是孝公发愤,布德修政,欲以强秦。”

诸侯都是把秦看作夷狄对待的,甚至因此没有资格参加会盟。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时,跟他的叔叔公子成辩论时,说道:

周纪三 赧王八年
“而叔(指公子成)顺中国之俗,恶变服之名,......,非寡人之所望也”

汉初,陆贾出使南越,跟南越王尉佗说道:

汉纪四 高帝十一年
“足下中国人,亲戚、昆弟、坟墓在真定。”

尉佗本来是河北真定人,秦末乱世跑到南越,此时尉佗答道:

汉纪四 高帝十一年
“居蛮夷中久,殊失礼义。”

南越在当时,当然是属于蛮夷了。当然,现在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那么,中国和蛮夷戎狄的区别是什么呢?当然是文化了,中国是“礼仪之邦,冠带之国”。

周纪三 赧王八年
“臣闻中国者,圣贤之所教也,礼乐之所用也,远方之所观赴也,蛮夷之所则效也。”

顺便说一句,这里的圣贤可不包括什么孔子、孟子,那时候他们还是非主流呢。战国时期的人们,提到的圣贤,那是指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在汉武帝时期终于加入这一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