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武、竖子成名


周纪二 显王二十八年
庞涓自知智穷兵败,乃自刭,曰:“遂成竖子之名!”

汉纪二 高帝四年
“汉王引兵渡河,复取成皋,军广武,就敖仓食。...羽亦军广武,与汉相守。”
“于是项王乃即汉王,相与临广武间而语。”

晋书 阮籍传
"尝登广武,观楚、汉战处,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重视最低原则


周纪三 赧王二年
郭隗曰:“古之人君有以千金使涓人求千里马者,马已死,买其首五百金而返。君大怒,涓人曰:‘死马且买之,况生者乎?马今至矣!’不期年,千里之马至者三。今王必欲致士,先从隗始,况贤于隗者,岂远千里哉!”

郭隗的话中有个“千金市骨”的引用。

汉纪三 高帝六年
上已封大功臣二十余人,其余日夜争功不决,未得行封。上在雒阳南宫,从复道望见诸将往往相与坐沙中语。
上曰:“此何语?”
留侯曰:“ 陛下不知乎?此谋反耳。”
上曰:“天下属安定,何故反乎?”
留侯曰:“陛下起布衣,以此属取天下,今陛下为天子,而所封皆萧、曹故人所亲爱,而所诛者皆生平所仇怨。今军吏计功,以天下不足遍封,此属畏陛下不能尽封,恐又见疑平生过失及诛,故即相聚谋反耳。”
上乃忧曰:“为之柰何?”
留侯曰:“上平生所憎,群臣所共知,谁最甚者?”
上曰:“雍齿与我故,数尝窘辱我。我欲杀之,为其功多,故不忍。 ”
留侯曰:“今急先封雍齿以示群臣,群臣见雍齿封,则人人自坚矣。”
于是上乃置酒,封雍齿为什方侯,而急趣丞相、御史定功行封。群臣罢酒,皆喜曰: “雍齿尚为侯,我属无患矣。”

秦末纷争


从秦二世元年秋七月(前209)陈胜、吴广起义到汉王五年十二月(前202)刘邦灭项羽,前后七年多,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反秦——以陈胜首倡的各地起义

秦二世元年七月,陈胜、吴广在大泽乡首倡义兵反秦。九月,刘邦起兵于沛,项梁起兵于吴,田儋起兵于齐。

因此,各地起义军可以大致分成三个系:

  1. 陈系:以陈胜、吴广、张耳、陈余、周文为代表。由于首倡义兵,号召力最强。
  2. 楚系:以项梁、项羽、刘邦为代表,战斗力最强。在陈系灭后,取代陈系号召诸侯。
  3. 齐系:以田儋、田荣、田横为代表。一直是自成一派,斗志可嘉,但号召力、战力均一般。

第一阶段的战斗,以陈系为主角。

陈胜的起义军节节胜利,在攻占大城市陈以后,陈胜自立为陈王,吴广为假王。并分派几路大军继续进发:

  1. 派武臣、邵骚、张耳、陈余向北定赵地。
  2. 派周市向东定齐。
  3. 派大将周文向西伐秦。

周文一路凯歌,攻进函谷关,孤军深入,进军至戏,离咸阳已经很近。秦将章邯率骊山囚徒大败周文,并率军趁胜追击,周文一路败退出关,最终在渑池军败自杀。

武臣等人到赵地后,知悉周文败退,并且陈胜经常杀回朝的将领,于是自立为赵王,邵骚、张耳为左右丞相,陈余为大将军。并派韩广定燕、李良定常山,张厌定上党。韩广到燕地后,自立为燕王。李良叛变,率兵攻赵,杀死赵王、邵骚,张耳、陈余逃脱。张、陈收聚散兵数万人反攻李良,李良战败,走归章邯。张、陈共立赵歇为赵王。

田儋自立为齐王,并且击退周市。周市率兵至魏,立魏咎为魏王,自己为魏相。率兵攻丰、沛,丰城守将雍齿背叛刘邦,降魏。

十一月,吴广在荥阳被部下田臧所杀。田臧率军迎战章邯,被章邯所破,战死。

十二月,章邯又大破陈胜军。陈胜被部下庄贾所杀,庄贾投降。

至此,历时五个月的的陈胜吴广起义,被秦将章邯扑灭,宣告失败。

第二阶段:伐秦——以项梁的楚军为主

秦嘉听闻陈胜已死,乃立景驹为楚王。刘邦见景驹,欲借兵攻打丰。于是二者合兵一处。陈胜部下召平听闻陈胜已死,矫诏立项梁为楚上柱国,以兵归属项梁,项梁乃率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东阳守将陈婴率众归项梁,英布、蒲将军也率兵归项梁,项梁军六七万人进军至下邳。

项梁率军在彭城进攻秦嘉,秦嘉战死,军降,景驹走死梁地。项梁继续引军向西,遇章邯,项梁率部将朱鸡石、余樊君与章邯战,均战败,余樊君战死,朱鸡石败归,被项梁所杀。

刘邦率百骑见项梁借兵,项梁给刘邦五千人、将十人。刘邦乃率兵攻丰,拔之。雍齿奔魏。又使项羽攻襄城,襄城坚守不下,项羽攻破后屠城。

项梁知悉陈胜已死,此时范增来归,建议项梁立楚王之后,于是在民间找到楚怀王孙心,立为楚怀王,项梁自号武信君。并据张良请求,立韩成为韩王,张良为韩司徒,率兵略定韩地。

章邯率兵攻魏,魏王向齐、楚求救。齐王田儋、楚将项佗率兵救魏。章邯大破联军,杀齐王田儋、魏相周市,魏王自杀。魏王弟魏豹逃归楚怀王,楚怀王给魏豹数千人。魏豹率兵攻略魏地。田荣率领剩余兵士走东阿,被章邯追击包围。齐人听闻田儋死,立田假为齐王,田角为相,田间为将。

项梁闻田荣被围,乃率兵攻破章邯,章邯向西败走。又令项羽、刘邦攻城阳,屠城。项梁军在濮阳又与章邯大战,又破之。章邯退守濮阳。

田荣击逐齐王田假,田假奔楚,田间、田角留赵。田荣立田儋子田市为齐王,自己为相,田横为将,平齐地。

章邯兵益盛,项梁求齐、赵发兵共击章邯。田荣要求楚、赵杀田假、田间、田角才肯出兵,楚、赵不肯,于是田荣不肯出兵。

项梁之前两破秦军,加之项羽、刘邦又在雍丘大破秦军,斩秦将李由,项梁于是有骄色,轻秦军。宋义谏之,不听。与章邯战于定陶,大败,项梁战死。

第三阶段:灭秦——以楚怀王为天下之主

项梁死后,楚怀王开始自己掌兵。封刘邦为武安候,项羽为长安候,号鲁公,吕臣为司徒。

章邯破项梁后,认为楚军不足忧,于是挥师北上伐赵,大破之,进至邯郸。张耳、赵王北守巨鹿,陈余收常山兵,军巨鹿北,章邯军巨鹿南,王离围巨鹿。赵向楚求救。

楚怀王令宋义为上将军,号为卿子冠军,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率兵救赵。并派刘邦向西进兵伐秦。

项羽方面:项羽以逡巡不前杀了宋义,取而代之,楚怀王不得已封项羽为上将军。项羽率楚军破釜沉舟,以一当十,九战大破秦军,虏王离,解巨鹿之围,楚军于是名冠诸侯。项羽又率军战章邯,破之,再战,大破之。章邯降项羽,项羽封章邯为雍王。申阳下河南,引兵从项羽。项羽坑杀秦降卒二十余万。

刘邦方面:刘邦先往北进军,彭越在半路上率众归刘邦。破阳城、杠里秦军。至栗,夺楚将刚武候军四千余人,与魏将合攻秦军,破之。北击昌邑未下。过高阳,郦食其来归,并下陈留。攻开封,未拔,又与秦军战白马、曲遇东,大破之。攻颖川,屠城。因张良,略定韩地,令韩王成留守。于是乃与张良引兵向南。破南阳,降宛城,封南阳守为殷候。引兵西,无不下者。所过无得掳掠,秦民皆喜。入武关,大破崤关。刘邦军至霸上,秦王子婴降刘邦。

项羽闻刘邦已定关中,大怒,令英布攻破函谷关,进军至戏。刘邦恐,接下来就是耳熟能详的鸿门宴。

项羽继续引兵西,屠咸阳,杀秦王子婴,烧秦宫室,大火三月不灭。又尊楚怀王为义帝,迁之于江南,最终项羽命人杀死楚怀王。二月,项羽自封西楚霸王,并封天下诸侯凡十八王,封刘邦为汉王等。四月,诸侯罢兵,各之国。

第四阶段:争雄——以项羽、刘邦为主的楚汉纷争

项羽的分封诸侯,主要依据是巨鹿之战。因此,刘邦、田荣、陈余、彭越这些人都不服。于是一场由于分赃不均而导致的反楚运动开始了。

诸侯叛楚

首先是田荣和彭越。五月,田荣发兵击败齐王田都,准备迎立田市。田市之前已经被项羽由齐王贬为胶东王,他非常害怕项羽,所以虽然田荣想重新立他做齐王,他还是悄悄地跑回胶东,田荣一怒之下派人在半路上杀了田市,并自立为齐王。然后,田荣发现彭越有万余人,无所属,于是给彭越将军印,让他攻击济北王田安,七月,彭越击杀田安,于是齐地尽归田荣。田荣又派彭越南击楚,项羽派部将萧公角迎击,被彭越大败。

其次是陈余。陈余只是被勉强封了候,而他的拜把兄弟张耳被封为常山王,他们两早前在巨鹿之围时已经闹翻了。于是陈余便派人向田荣求助,表示愿意平定赵地后,作为齐国藩蔽,田荣于是借兵给陈余略赵地。陈余于是与齐兵共击常山,张耳战败,走归刘邦。陈余于是迎立代王赵歇重新当上赵王,赵歇封陈余为代王,但陈余留下来辅佐赵歇。

再次是刘邦。刘邦派韩信袭雍,韩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大破章邯。章邯退守废丘,汉军围废丘,同时塞王、翟王降,刘邦平定关中,并派部将发兵出武关,项羽也发兵拒之于阳夏。

所以到此时,项羽东有齐、北有赵、西有汉,可谓三面受敌。

张良此时又用缓兵之计,他发信给项羽,表示刘邦只是想王关中而已,毕竟按照以前楚怀王的约定,先入关中者王之,同时又陈述齐、赵欲发兵共灭楚。项羽于是放弃西进,乃发兵东击齐。刘邦得以继续向东略定韩地。

项羽伐齐

项羽与田荣会战,田荣战败,走平原,被当地民杀死。项羽复立田假为齐王。接下来项羽讨定齐地,烧夷城郭,坑杀田荣降卒,所过多所残灭。于是齐民又相聚叛之。

彭城之战

刘邦继续向西,平定魏、河内。殷王反项羽,项羽使陈平击降之。陈平守殷,刘邦攻下殷。项羽大怒,欲诛杀殷将吏。陈平惧诛,乃归降刘邦。

刘邦一路进军至洛阳新城。此时有个叫董公的建议刘邦为义帝发丧举哀,并召告诸侯,数项羽杀义帝之过,愿与诸侯共讨项羽。汉使到赵,陈余表示汉杀了张耳才肯发兵(张耳自从败后,亡归汉),刘邦于是找了一个长得像张耳的杀了,陈余信以为真,于是发兵助汉。

田荣弟田横收散兵数万人,立田荣子田广为齐王,拒楚。项羽因此继续击齐,连战未能下。虽然知悉汉军东进,但项羽打算先击败齐,再掉过头击汉。

刘邦率诸侯共五十六万人伐楚,彭越又率三万余人来归汉。于是刘邦立魏豹为魏王,彭越为魏相。略定梁地,于是刘邦入彭城。

项羽闻知都城被破,乃令诸将攻齐,而亲率精兵三万,在彭城大破汉军,汉军死者十余万。项羽又继续率军追击汉军于睢水上,汉军又十余万人落水死,水为之不流。于是围刘邦。碰巧西北风大起,刘邦趁乱与十余骑夺命而逃。刘邦被楚骑一路追杀,怕被追上,路上把儿子、女儿都推下车,幸赖滕公保护其子女,才得免。刘邦逃往大舅子吕候所在的下邑,稍稍收散兵。

诸侯皆背汉归楚。

刘邦至荥阳,萧何又从关中发兵援助,汉军复振。汉兵引水灌废丘,废丘降,章邯自杀。

田横复齐

田横攻击齐王田假,田假败逃往楚国,被楚所杀。田横于是平定齐地。

韩信灭赵

韩信率兵平定魏地,又北击赵、代,九月,破代。刘邦使人收韩信精兵往荥阳拒楚。

韩信、张耳又率数万兵东击赵。韩信背水陈兵,大破赵兵,斩陈余,擒赵王歇。韩信听广武君李左车计策,按甲休兵,发檄降燕。

策反英布

刘邦使用张良计,欲拉拢彭越、英布攻楚,乃派遣使者随何前往九江,说服英布叛楚,随何杀死前来的楚使者,英布无退路,于是发兵攻楚。项羽使龙且攻九江军,破之,英布欲引兵归汉,怕楚兵杀了他,于是独自亡走归汉。

荥阳之战

刘邦用陈平计,以金纵反间于楚军,使得项羽不再信任手下钟离昧等将。四月,项羽围刘邦于荥阳。刘邦割地请和,使陈平为使,离间范增和项羽,项羽果然怀疑范增。范增急欲攻下荥阳,项羽不听。范增大怒,请辞,半路气死。刘邦用部将纪信的计策,做佯兵诱出兵攻击,刘邦趁机逃出城。项羽进城,未发现刘邦,于是烧杀纪信。

刘邦用韩生计策,收兵向南开往宛城,以吸引项羽兵力,使得韩信有时机平定燕、齐。项羽得知刘邦在宛,果然率兵前往。

彭城大战后,彭越也丢失所得城池,于是为游击兵,经常断楚粮道。彭越渡睢,与楚将项佗、薛公战与下邳,破之,斩薛公。项羽使终公守成皋,自将兵东击彭越,破之。刘邦趁机引兵北击破终公,军成皋。

项羽破走彭越后,得知刘邦已破成皋,于是又引兵西破荥阳,围成皋。刘邦北逃至赵,驰入韩信、张耳军。项羽拔成皋。汉军拒之于巩,楚不得西进。

游击战

刘邦得韩信军,复大振。于是派遣卢绾率两万兵入楚地,与彭越一起打游击,专烧楚军粮草积聚,破项羽家业,楚派兵击之,则坚壁不肯战。彭越又率兵攻下梁地多城,项羽得知后留曹咎守成皋,并嘱咐其坚守不可出战。于是乃率并东击彭越,很快又平定梁地。

刘邦用郦食其计策,谋取敖仓,郦食其又自动请缨,前往说服齐王归汉。本来说服已经成功,但韩信用蒯澈计,继续袭破齐军,齐大怒,以为郦食其出卖自己,于是烹了郦食其。韩信军至临淄,齐王引兵东走,并向楚求救。

刘邦不断使人辱骂曹咎,曹咎终于中激将法,引兵出战,被汉军大破,曹咎自杀。刘邦复取成皋,军广武,就敖仓食。项羽闻知成皋破,乃引兵还,与刘邦在广武对峙。

广武对峙

项羽欲与刘邦单挑,刘邦退回军中。项羽令三壮士挑衅,刘邦则令楼烦射杀之。项羽大怒,亲自上马,披甲持戟挑战,瞋目视之,楼烦目不敢视,手不敢发,跑回军中,不敢复出。

刘邦又出马,历数项羽十大罪,项羽大怒,发箭射中刘邦胸,刘邦重伤退回成皋。

韩信破齐

韩信已定临淄,东追齐王,项羽令龙且率军援齐。龙且轻视韩信,被韩信引水大破,被斩杀,齐王田广被虏。田横于是自立为齐王,又被灌婴所破,于是亡归彭越。齐地尽平。刘邦封韩信为齐王。

鸿沟和解

项羽闻知龙且已死,大惧,于是派使者欲说服韩信中立,韩信不肯。项羽自知少助,粮尽,于是与汉约,以鸿沟为界,西归汉,东归楚,又送还吕后、太公等人质。项羽于是引兵东归。刘邦欲引兵西归,张良、陈平向刘邦说,这是养虎遗患,于是刘邦准备从后追杀项羽。

垓下之战

刘邦又利诱韩信、彭越,韩、越于是率兵共围项羽于垓下。时十二月,项羽兵少粮尽,汉军又使出四面楚歌。项羽率骑力战突围,但最终在乌江亭自杀。

明年,二月,汉王刘邦登基为帝。

田横逃到海岛,刘邦传降,田横耻于为臣,前往长安路上自杀。岛上五百壮士闻之后,亦全部自杀。

时人评价


项羽:
楚怀王诸老将:“项羽为人,剽悍猾贼”
宋义:“猛如虎,狠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
韩信:“喑噁叱咤,千人皆废,然不能任属贤将,......匹夫之勇......妇人之仁”
董公:“羽为无道,放杀其王,天下之贼也”
陈平:“项王为人,恭敬爱人,士之廉节好礼者多归之,......不能信人,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虽有奇士不能用”

刘邦:
楚怀王诸老将:“沛公素宽大长者”
王陵母:“汉王长者”
陈平:“汉王能用人”
魏豹:“汉王慢而侮人,骂詈诸侯、群臣如骂奴耳”
萧何:“王素慢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