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


刘恒八岁时封为代王,是刘邦的第四子,母亲薄氏。

薄氏似乎早已不得刘邦的宠幸,所以刘恒被封在代郡,母子两人远离汉廷政治漩涡。此地靠近匈奴,是汉朝的边境,经常受匈奴的袭扰,所以这个地方并不好。在刘邦的储君人选中,除了吕后生的刘盈外,就属赵王刘如意,刘恒似乎从来都不曾入过刘邦的法眼。而且,论资排辈,刘盈是老二兼嫡子,刘如意是老三、其母最得刘邦宠幸,此外,还有一个庶出的老大刘肥。所以,无论是按嫡庶,还是按年齿,刘恒的前面都有三个候选人比他靠前,似乎皇位怎么轮也轮不到他。

天予之


然而,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刘肥、刘盈先后去世,吕后称制。吕后先是整死了刘如意,紧接着,刘恢、刘友、刘建,都被一一弄死。

这样一来,刘邦的八个儿子当中,仅剩下两位:老四刘恒和老七刘长。

刘恒没有被吕后害到的原因很多。观察吕后害死的诸王中,往往是通过把吕氏女嫁给这些诸侯王,监视他们,一旦诸侯王不听话、闹矛盾,就给了吕后以铲除的口实。然而刘恒至少在十四岁前就已经娶了窦氏,吕后很难再安插。再者,刘恒小心翼翼,为人低调,其母又早已不得宠,身处边境,这些都降低了吕后的猜忌。母亲薄氏和王后窦氏那边的外戚们,也没有人好惹是生非、授人以柄,所以吕后想整也找不到理由。刘恒本身的聪明当然也是原因之一,在吕后先后整死两位赵王之后,又想把刘恒徙为赵王,故技重演,刘恒好意谢绝,表示“愿守代边”。吕后实在无从下手。

吕后死后,太尉周勃、丞相陈平迅速平定诸吕。在迎立谁继位这个问题上,大臣们首先谈到的是齐王刘襄(刘肥之子),可见刘恒在当时确实非常低调,没什么存在感。然而,刘恒的出身再一次帮了他,大臣们觉得齐王的舅舅太过暴戾,这会使汉朝再次重蹈吕氏擅权之覆辙。而代王刘恒娘家薄氏的人,都恭谨温良,况且刘恒是汉高帝刘邦的目前在世的最年长的儿子,齐王不过是孙子。又夸赞了刘恒的仁孝。所以,最终决定迎立代王刘恒当皇帝。

刘恒对于自己被选中,似乎颇感疑虑。他想起在此之前,赵王刘友就是应召进京,然后被幽禁直到饿死。他召集谋臣商议,郎中令张武认为这是陷阱,不能去,先称病观望观望再说。中尉宋昌则作了一番令人信服的反辩,认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极力建议刘恒前往。刘恒还是犹疑不定。他找母亲商议,又命人占卜,结果是吉兆,但这还是不能令他感到心安。他又派人去长安探听虚实,知道确定情况属实之后,方才释然。

于是,二十四岁的代王刘恒,在周勃和陈平等大臣的拥立下,即位为帝,在位凡二十三年。

治国


刘恒的治国,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条:

  • 律法方面:废除严刑峻法,治民以德
  • 农业方面:劝课农桑,减免田租,轻徭薄赋,让利与民
  • 对匈奴:仍然奉行和亲政策,不轻言用兵;然而看到匈奴背约屡屡入寇,也会想奋起反击,御驾亲征
  • 对诸侯王:以德服人,不计小过,常能以德报怨
  • 个人方面:生活极其俭朴,后宫也如此,在位二十三年,不作宫殿、服饰、车骑、苑囿,反对厚葬之风;善于察纳雅言,使群臣畅所欲言、尽进忠言

刘恒在即位第十三年,下诏免除田租。直到儿子刘启即位,才又收取一半田租。即便如此,天下农民免除田租十年,也是一件大好事。

刘恒还下诏救济鳏寡孤独穷困的人。各郡县要派官吏把粮食送货上门,上了年纪的,粮食要县令亲自检验过问,还要派县丞登门慰问。

在废除峻法方面,刘恒废除了“连坐法”,可以说是避免了无数无辜之人被杀戮,功莫大焉。又废除诽谤、妖言罪,鼓励大家畅所欲言,这就很大程度上给了官民以宽松自由的言论环境。废除残酷的肉刑,代之以笞刑和杖刑。

刘恒又废除了老百姓拿证件过关隘的制度,一律免了,可谓便民至极。

刘启蒙故业


刘启是刘恒的嫡长子,三十二岁即位,在位十六年。

刘启遵循他爸刘恒时期的种种政策,继续休养生息,对匈奴依旧采用和亲政策。但仍然做了几件大事:

刘恒原先已经免除田租,此时又改征收一半。

继续减低刑罚。刘恒在位时废除肉刑,改为笞刑,但议者认为笞刑五百仍太重,把人打残还不如把人杀死,因此减刑为三百。笞刑三百的,减刑为两百。

实行削藩策,任用周亚夫、窦婴等平定七国之乱。吴楚之乱一年内就被平定了。自此之后,诸侯王的强势开始衰落,很难再形成威胁。

废栗太子刘荣,立胶东王刘彻为太子。栗姬的政治水平,败了很正常。

疏离梁王刘武。刘武是刘启的同父同母的弟弟,刘武有两次险些被立为储君。后来因为主谋杀害袁盎等大臣,被刘启所疏远,郁郁而终。

杀周亚夫。这算是为刘彻的未来扫除障碍。这是中国历代帝王的险恶伎俩。一旦利用完了,就过河拆桥。「此鞅鞅,非少主臣也」。周亚夫为人刚烈,本已被废,得罪于小人,授刘启以把柄,成为政治牺牲品。然而一旦刘启想杀他,怕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