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彻十六岁即位,二十二岁时窦太皇太后去世才实际上执掌权力,在位凡五十四年。

刘彻是一个复杂的人:集儒、法、道三家于一身。向来我们认为刘彻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便认为他仅是一位儒教徒。事实并非如此。刘彻利用儒家学说来给自己立权威,但却重用一群法家酷吏来管理国家,运用权术驾驭群臣、大权独揽,同时,他又相信江湖术士的那些升仙学说,炼丹秘笈,期望有一天可以像传说中的黄帝那样,白日飞升,得道成仙。

刘彻的一生,所做的所有事情,一言以蔽之,无非是打仗和修仙。集中皇权、乾纲独断、滥用酷吏、严刑峻法、经济改革、大修神庙、出游无度等等,全为这两者。

赫赫武功


刘彻为人所崇拜的是他的赫赫武功。

他在位期间,从马邑之围到李广利投降,凡十三次出击匈奴。其中,最重要的是第十次,卫青、霍去病两路出击的漠北之战,彻底打垮了匈奴,使得匈奴二十年不敢南下牧马。继此之后,又灭了南越、东越、朝鲜、车师、大宛、西羌,威震殊俗。但是可以看到,汉军的伤亡也很大,卫青霍去病时代,汉军兵力充足,但到了后期,经常使用囚徒罪犯、商人、赘婿等称为“七科”的人为兵,向附属国征兵,不仅士兵的质量下降,将领的品质也变差,后期汉军主力将领李广利,刘彻的大舅子,同样是外戚,但能力跟卫、霍差距甚大。

在马邑之围时,汉军尚用战车,这是战国以来的作战方式。但随后的龙城之战,却全用骑兵。卫青兵团的长途奔袭,正是倚靠这种作战方式的改变。汉军在卫、霍时代达到巅峰,匈奴已不可与之争锋,随后却又走向衰落。漠北之战后,汉朝又灭了东越和南越。然后又灭朝鲜,在征伐朝鲜的战役中,可以看到,刘彻首次使用了死刑犯为兵(“上募天下死罪为兵”)。经过二三十年的征伐,汉朝此时已经暴露了其兵源不足的问题。太初元年,贰师将军李广利征大宛时,“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天汉四年,李广利征匈奴,“发天下七科”,也就是一些亡命之徒、商人、赘婿等。

除了兵源短缺外,连年用兵造成府库空虚。这一点在收复河朔之后已经体现。这件事发生在元朔二年,为了修筑朔方城,“费数十百巨万,府库空虚”,迁徙转运山东人民十万人。刘彻还因此放弃了上谷的几个偏僻县,一来是离匈奴近,最重要是朝廷再也供养不起。

经济政策


经济上的困难,原因主要有三:

  • 军事上的庞大军费,以及给将军士兵的赏赐
  • 刘彻本人所为:好大喜功、广造宫殿寺庙、全国巡游、宠信道士赏赐无度
  • 错误的经济政策:滥造钱币加剧通货膨胀,造锡币,甚至以上林苑的白鹿皮造皮币,对金银玉造成冲击。

元朔六年,刘彻下诏卖官:凡是犯了禁锢、贪污罪的,可以用钱赎罪;朝廷设立武功爵,按级付钱,第一级十七万,以后每级增加两万,凡十七级,凡是买到第七级千夫的,朝廷给官做。这道诏书使得贪官污吏更加横行无忌,富人即可买官又使得官吏中鱼龙混杂。

除此之外,刘彻还采用主父偃的建议,打压豪强,这也算创收的另一种方法。

元狩四年,刘彻用上林苑的白鹿皮作“皮币”,并强制规定王侯、宗室在朝觐、聘享时必须使用,并规定一张白鹿皮币价值四十万,相当于用白鹿皮换取民间的大量的金银财宝。然后,又用银和锡混铸名为“白金”的钱币,刻上一些花纹,然后价值就是三千到三百之间。民间很多人因此开始盗铸“白金”币。

同时,又加税,并实施盐铁专卖。私人不得再铸铁、不得煮盐,这两样统一由国家专售,这其实就是刘彻希望借由垄断盐铁买卖牟取大利。商人要交财产税,税率为百分之六。还对个人的车、船收税。由是“百姓骚动,不安其生”。

元鼎二年,时任大农令中丞的桑弘羊,推出了“均输”政策。在各郡、国设置均输官,受当地各种物品。在京师设置平准官,将这些物品运往各处卖掉。其原理是通过低价购买在某地盛产的物品,运往匮乏此物品的地区,以低于市场价、但仍算是高价,卖出。这样不仅朝廷赚钱,还可以打压奸商,使百姓受惠。刘彻极大地受惠于此项政策,朝廷没有给百姓加税却赚到了大钱。

此外,刘彻又发明了一个叫“酎金夺爵”的罪名。起因是当时朝廷正在征伐南越。有个叫卜式的狂热分子,自告奋勇,自己招募士兵、战船前往。刘彻听说后很高兴,赏赐了卜式,并将其作为爱国典型向全国宣传,借此希望各诸侯能踊跃出兵。此时以军功封侯,当时的侯有上百个,但却没人响应。刘彻很愤怒,当时正值九月份,诸侯要来朝祭祀,祭祀的时候是要献上金子的,刘彻趁机使少府派人查验金子的成色,成色不足的,以大不敬论罪,夺取侯爵。从此之后,因为这个原因被夺爵的数不胜数。

何利于民?


刘彻晚年曾自责罪己,说道:

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

向时愚惑,为方士所欺。天下岂有仙人,尽妖妄耳!节食服药,差可少病而已。

刘彻的滥用酷吏、宠信巫蛊,造成许多冤案、错案,杀了很多无辜的人。终其一朝,居然有四位丞相不得好死:

  • 元狩五年,丞相李蔡有罪自杀。
  • 元鼎二年,丞相庄青翟自杀。
  • 元鼎五年,丞相赵周下狱死。
  • 征和二年,丞相公孙贺灭族。

这些人的死,不得不说是酷吏、巫蛊所致。当初刘彻要让公孙贺作丞相的时候,公孙贺都吓哭了,痛哭流涕,死活不肯,最后是被逼无奈才去当,最终果然不得好死。淮南王谋反案,连坐被杀的人高达数万人。严刑峻法适得其反,盗贼蜂起,民不畏死,幸得朝廷还有力量镇压,否则,很难说不会酿成起义。

然而刘彻也颇自知,他曾说道:

汉家庶事草创,加四夷侵陵中国,朕不变更制度,后世无法,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为此者不得不劳民。若后世又如朕所为,是袭亡秦之迹也。

刘彻恰逢文景之后,后继者刘病已又一改苛政,用宽和治国,汉朝才没毁掉。假使之后苛政不改,则西汉绝不能享祚二百年。

刘彻还多次巡游全国,有两个太守,仅仅是因为事发突然,不知道刘彻突然驾临,没做好招待工作,就自杀了。

然而,纵观刘彻执政的五十四年,有做了什么有利民生的事情了吗?除了元狩三年,山东发大水闹饥荒,刘彻命朝廷赈灾以外,实在乏善可陈。甚至元光二年,淮泗决堤,刘彻居然听信田蚡的话,认为此乃天意非人力可以强塞,就没再继续派人去堵塞,任由其自生自灭,直到元封二年,刘彻从泰山回来经过,才命人堵塞,此时已经过去二十多年。元光六年,根据大司农郑当时的建议,穿渭水为渠,灌溉民田万余倾,也算是刘彻做过的另一件利民之事。

刘彻时有两次迁徙山东豪强到茂陵之举,也是大力打压豪强、抑制土地兼并的利民措施。

元朔二年:

主父偃说上曰:“茂陵初立,天下豪杰,并兼之家,乱众之民, 皆可徙茂陵;内实京师,外销奸猾,此所谓不诛而害除。”上从之,徙郡国豪杰及訾三百万以上于茂陵。

太始元年:

徙郡国豪杰于茂陵。

评价


马周:“孝武皇帝虽穷奢极侈,但承文、景遗德,故人心不动。向使高祖之后,即有武帝,则天下必不能全。”

司马光:“孝武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使百姓疲敝,起为盗贼,其所以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矣。然秦以之亡,汉以之兴者,孝武能尊先王之道,知所统守,受忠直之言。恶人欺蔽,好贤不倦,诛赏严明。晚而改过,顾托得人。此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