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汤,生卒年不详。大概可以猜测,生于宣帝初期1,卒于哀帝初即位2,大约七十岁。平生干过一件大事(斩杀郅支单于),说过一句名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能文,善写文章,为人有大虑、多策谋、喜奇功,贪财不检点,政治生涯三起三落。

陈汤家贫好学,善写文章,靠乞讨借贷过日子,品行不端,不为州里所称。

宣帝末年3,到长安求官。谋得「太官献食丞」一职,太官是负责皇帝膳食宴饮的,隶属于九卿中的少府。『献食丞』又隶属于太官,由名字可以推测,大概是负责端盘夹菜的。这一干,就是好几年。期间,结识了富平侯张勃,张勃很欣赏陈汤的材能。

元帝初元二年,下诏列侯举荐优秀人才。张勃举荐陈汤,在等待升职期间,发生了一件事:陈汤的父亲去世,而陈汤没有回家奔丧。旋即遭到举报,张勃坐举荐不实,被削两百户。陈汤下狱论处。此后又重新被举荐为郎官,多次出使外国。这一干,又是匆匆九年。

建昭三年,任命甘延寿为西域都护,陈汤为西域副校尉,同出西域。此时,匈奴分裂为两支,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呼韩邪单于已向汉朝称臣,郅支单于杀汉使,逃亡康居国,并其地与汉朝对抗。陈汤向甘延寿建策,认为郅支单于可击。甘延寿同意陈汤的说法,但此事干系重大,须向朝廷请示。陈汤认为若请示,事必不行。会甘延寿久病,陈汤矫制发西域诸国兵、车师戊己校尉屯田兵,势成骑虎,陈汤按剑怒叱,甘延寿不得已,只得从之。于是合汉兵胡兵四万余人,两人又上书自劾矫制,遂发兵。沿途征伐,兵至郅支城。郅支城城围三重,易守难攻,汉军远道而来,粮草不济,势不能久,于是郅支单于气焰嚣张,负隅顽抗。汉兵盾在前,戟驽在后,步步推进,郅支敌兵突围不能。汉兵又纵火烧重木城,消灭敌人赖以阻击的核心力量。郅支城终被攻陷,单于被创死,首级被汉兵割下。汉军大胜,西域诸国破胆。陈汤驰书奏报,言宜将郅支单于的首级悬于藁街,以示外国,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汉廷最终悬首十日,并封甘延寿义成侯、陈汤关内侯,赐黄金百金。告于太庙,大赦天下。拜甘延寿为长水校尉、陈汤为射声校尉。陈汤迎来人生巅峰。但只维持了两三年4

成帝初即位5,丞相匡衡奏劾陈汤贪污所收康居国财物,陈汤因此被免官。后来,陈汤又上书说,康居王侍子不是真的王子,朝廷按验后确认是真,陈汤下狱,死罪。太中大夫谷永上疏求情,陈汤被削去侯爵,贬为士伍。

又过了几年,西域都护段会宗被乌孙兵包围,上书希望朝廷能发敦煌兵救援。朝廷多日讨论未决。大将军王凤举荐陈汤,「汤多筹策,习外国事,可问」。于是皇帝召见陈汤咨询,陈汤言以理据,认为发兵无益,且段会宗兵锐于敌,乌孙瓦合之众势必解去,以五日内必见分晓。四日后,军书奏报,乌孙兵果已解去。大将军于是任以为从事中郎,幕府之事咸决于陈汤。陈汤经常受人金钱帮人作奏章。

鸿嘉二年6,陈汤上封事7建议徙豪强到初陵,立一县邑,并表示愿意自己带头先徙。成帝因此起昌陵邑,迁徙内郡国民。这件事,是陈汤与将作大匠解万年为了立功求封而计议,武帝时三人因造陵邑受封竟至封侯,两人觉得前例可循。

永始元年,解万年没能在承诺的三年里建成,遭到原本就反对此事的群臣弹劾,成帝于是下诏罢昌陵邑。丞相、御史又上奏请求拆除昌陵邑中的房屋,奏章还未下议,有人问陈汤,「你的宅第没有拆除,难道朝廷还要继续徙民吗?」陈汤答道,「皇上只是姑且顺从大臣们的意见,终归还是要继续的。」时大司马王商与陈汤关系一向不好,听闻此语,便劾奏陈汤造谣惑众,事下有司按验为实,廷尉又揪出陈汤以前贪污的劣迹、曾因鬼异说过一些大不敬的话,同时弹劾解万年,最终两人被废为庶人,流放到敦煌,后又改安定。这一过,又是九年。

哀帝初即位,议郎耿育上疏为陈汤求情,陈汤被召回长安,卒于长安。

王莽秉政,念陈汤旧恩,又欲谄媚于皇太后,追谥陈汤为破虏壮侯,封陈汤的儿子陈冯为破虏侯、陈勋为讨狄侯。


  1. 元、成共四十一年,据七十左右寿命猜测可推知。
  2. 汉书陈汤传,耿育上疏「孝成皇帝…」,又据通鉴,乃知在哀帝初即位时。
  3. 初元二年前,已为太官献食丞数岁,由此推知。
  4. 据丞相匡衡「虽在赦前」,成帝纪推知。通鉴记,建始三年匡衡被贬为庶人。
  5. 据前注,此当在建始元年或三年。
  6. 据通鉴
  7. 封事不同于奏章,尚书没有副本,仅皇帝可得见,始于宣帝时。

后记


为什么给陈汤作年谱?陈汤在史书上连生卒年都没有,有关史料仅在汉书一隅,跟好多个人的合传。这就是班固的眼界。而我看到的是一位渴望为国家建功立业的英雄,因为贫穷困顿、没有亲戚在朝廷,东奔西走,只为求点机会,可谓报国无门。这一点,跟吴起很像。

陈汤斩杀郅支单于,发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怒吼,豪气冲天,千载之下,仍掷地有声。但是班固、司马光以及同时期的大部分士大夫,却不以为然,甚至借机批评陈汤矫制,实在令人寒心。顾中国三千年之历史,英雄大凡死于自家人手,快意敌人,使人喟然而叹!然而,「尔曹声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算是给英雄的告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