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说起这本书,早已如雷贯耳:作者马尔克斯,一位南美洲哥伦比亚人,移居墨西哥,1982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前几年刚去世,是一位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家,这种写作风格影响了莫言在内的一些作家。至于本书开头那一句,更是如雷贯耳。这本书经常被人调侃的是人名,不仅长而且重复,家族的男子,都叫 何塞·阿尔卡蒂奥奥雷里亚诺,而女子,都叫 阿玛兰妲蕾梅黛丝。但是随着故事的发展,就会发现这是作者故意的,这些名字就像宿命一样:

  • 所有叫奥雷里亚诺的都性格孤僻,但头脑敏锐,富于洞察力。
  • 所有叫何塞·阿尔卡蒂奥的都性格冲动,富于事业心,但命中注定带有悲剧色彩。
  • 所有的蕾梅黛丝都美丽善良。
  • 所有的阿玛兰妲都与晚辈乱伦。

同时,这本书带有明显的历史背景,简直就是拉丁美洲近百年历史的缩影:书中对这些历史都有所反映,例如自由党和保守党的内战、暗杀革命领袖、停战协议、美国资本控制香蕉生产、政府联合美国资本家镇压群众,在火车站枪杀三千多名罢工抗议的工人、美化历史、抹去真相,以及四年多的下雨,接着十年不下雨,导致马孔多的衰败。

开头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看得出来,作者对这个句式很得意,所以多处使用它:

多年以后,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也曾穿越这篇土地,那是这里已经成为常规驿道,而他见到的唯有烧焦的龙骨矗立在一片罂粟花地上。

多年以后,在政府军军官向行刑队下令开枪的前一刻,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又回想起三月里那个温暖的下午。

若干年后,在第二次内战期间,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曾试图走同一条路奇袭里奥阿查,行进六天后他意识到这完全是疯狂之举。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阿尔卡迪奥将回想起梅尔基亚德斯为他朗读那一页页不可理解的文字时的颤抖。

几个月后,面对行刑队,阿尔卡蒂奥将会回想起此时发生的一切。

多年以后,在临终的床榻上,奥雷里亚诺第二将会回想起那个阴雨绵绵的六月午后,他走进卧室去看自己的头生子。

人物


本书描写了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百年的命运。其中,第七代是独苗,可忽略不计,因为刚出生就被蚂蚁吃了。第六代也是独苗,而且是外孙,如果按照中国传统,这个家族其实只延续到了第五代。这个家族的悲剧从第一代就已经是宿命了,到了第四代终于不可避免地、彻底地衰败了,此后只是由于惯性。

在各代篇幅上,第一代、第二代、第四代最长。第三代没什么存在感,而且最有意思的是,这一代全都是私生子,并且全都是年纪轻轻就被枪杀。第五代只有长女梅梅(蕾梅黛丝)尚有较大篇幅,第六代奥雷里亚诺是外孙,已近末尾,篇幅不长,主要干了三件事:与姨妈乱伦,破译羊皮卷,死(全书完)。

死亡顺序

  1. 蕾梅黛丝(二代,奥雷里亚诺上校的妻子),被阿玛兰妲意外毒死。
  2. 阿尔卡蒂奥(三代,是二代何塞·阿尔卡蒂奥与庇拉尔·特尔内拉的私生子),为人残暴,马孔多的独裁者,被枪决。
  3. 何塞·阿尔卡蒂奥(二代,长子),在家中被枪杀,无人知道凶手是谁。
  4. 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初代),老死家中。
  5. 奥雷里亚诺·何塞(三代,是奥雷里亚诺上校与庇拉尔·特尔内拉的私生子),在剧院入口政府上尉枪杀。
  6. 美人儿蕾梅黛丝(四代,是三代阿尔卡蒂奥的女儿),白日飞升。
  7. 十七个奥雷里亚诺(三代,是奥雷里亚诺与十七个女人的私生子),全部被政府暗杀。唯一一个叫奥雷里亚诺·阿玛多的逃过一劫,不过到本书快末尾了,还是被杀了。
  8. 奥雷里亚诺上校(二代,次子),大树下自然死亡。
  9. 阿玛兰妲(二代,小女),家中自然死亡。
  10. 梅梅(五代,是四代奥雷里亚诺第二的女儿),修道院出家。
  11. 乌尔苏拉(初代),活了约115~122岁,四年雨季后在家中老死。
  12. 丽贝卡(二代),在家中孤独死去。
  13. 何塞·阿尔卡蒂奥第二、奥雷里亚诺第二(四代,是三代阿尔卡蒂奥的双胞胎儿子),两个人同时死去,前者研究羊皮卷,孤独死于家中。后者死于喉咙长结。死后棺材被放反了。(其实反的才是正确的,他们极有可能小时候互换身份了)
  14. 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三代阿尔卡蒂奥的妻子),操劳半世纪,在儿子孙子全部去世后自觉年老体衰,离家出走,投靠远方的娘家亲戚去了。
  15. 费尔南达·德尔·卡皮奥(四代奥雷里亚诺第二的妻子),家中床上孤独死亡。
  16. 奥雷里亚诺·阿玛多(三代),十七个奥雷里亚诺的幸存者,可惜回家后,后代已经没人认识被拒绝入门,然后仍然逃脱不了被政府暗杀的命运。
  17. 何塞·阿尔卡蒂奥(五代,是四代奥雷里亚诺第二的儿子),洗澡时被几个入室抢金币的小流氓溺死。
  18. 庇拉尔·特尔内拉(二代,是二代两个男子的情人),活了约145岁,藤摇椅上自然死亡。
  19. 阿玛兰妲·乌尔苏拉(五代,是四代奥雷里亚诺第二的女儿),乱伦,产后大量失血而死。
  20. 奥雷里亚诺(第七代),乱伦产物,带有猪尾巴,出生后被蚂蚁吃掉。
  21. 奥雷里亚诺(第六代,是五代梅梅与修车工人马乌里肖·巴比伦的私生子),与姨妈阿玛兰妲·乌尔苏拉乱伦,破译羊皮卷后与马孔多一起被飓风卷走。

佩特拉·科特斯(四代,奥雷里亚诺第二的情人),未交待结局。

第一代


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布恩迪亚家族的第一代,拓荒者,马孔多 的创建者,族长式的人物。这个家族最初来自一个山里的印第安人村落,属于克里奥约人(在殖民地出生的欧洲人的后裔)。他的曾祖父堂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十六世纪时就居住在那儿种植烟草。

他的妻子叫乌尔苏拉·伊瓜兰,属于阿拉贡人。她的曾祖母由于在海盗弗朗西斯·德雷克袭击 里奥阿查 (哥伦比亚东北部的一个港口城市) 的时候受到惊吓,一下坐到炉火上烫伤,导致终生无法再履行做妻子的义务,走路也出现问题,而且经常梦见英国人入室劫掠用烧红的烙铁折磨她,于是她丈夫,也就是乌尔苏拉的曾祖父,就带她离开了 里奥阿查,跋山涉水来到了堂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所在的村落。后来两个曾祖父就一起合作经营,两家就此结下了世代姻亲。

从书中交代,结合哥伦比亚的历史看,家族的第一代开始站上小说的舞台中心时,应是在十九世纪哥伦比亚独立后不久,这也暗合书中马孔多创建伊始无政府状态的描写。

初代与妻子是表兄妹结婚,这两个家族此前由于也有一桩近亲结婚,导致生出了一个长有猪尾巴的孩子。初代的妻子一生都被这个恐惧的阴影笼罩,成婚后一直穿着贞节裤,两人过着无性生活将近一年。直到有一天初代斗鸡胜利后仍被对手以此事讥讽,一怒之下展开公平决斗并杀了那人。夫妻终于过上正常性生活,但是两人从此良心负债,为了摆脱被杀者鬼魂没日没夜的出现,初代最终带领妻子和族人开始翻越山脉之旅,本意寻找入海口。跋涉两年之后没找到放弃,原地安营扎寨建立村庄,并起名为马孔多,最初是只有二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

最初的马孔多,与文明的连接仅仅是每年三月份会来村子的吉普赛人。他们带来的磁铁、望远镜、放大镜、罗盘、星盘、六分仪、航海仪器,都令这个落后的村庄赞叹不已。初代更是疯狂地想把这些发明用于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用途。初代是个富于进取心的人,天马行空,富有科学探索精神,非常聪明,做事专注,对科学是几近痴迷的程度,一心想要带领马孔多从落后愚昧走向科学先进。他甚至依靠吉普赛人的工具,长期熬夜,苦思冥想,最终证明了「地球是圆的,就像个橙子!」,但是却被妻子和全村人认为已经失去理智。当他不惜要再次带领族人爬山涉水,想要找到与现代文明连接的地方定居,却由于妻子的阻挠最终妥协。后来由于发现每天过的日子都一模一样,终于发疯,开始乱摔东西,最后被家人捆在大树底下直至老死。小说用魔幻的笔法描写他死的情形:整个马孔多下了整整一夜的黄花雨。

初代的悲剧在于,他沉迷科学技术,也热衷于探索、研究、发明,很有想象力,向往先进文明,一心想带领马孔多摆脱落后愚昧。但是没有人理解和支持他,包括他的妻子、儿子和族人。他的这种超前的思维与原始落后的马孔多格格不入,于是他陷入了绝望的孤独之中。这是一个思想者的孤独。

第二代


初代的妻子乌尔苏拉总共生了三个孩子:长子何塞·阿尔卡蒂奥,次子奥雷里亚诺,小女儿阿玛兰妲。另外还有一个养女丽贝卡。丽贝卡是乌尔苏拉的远方表妹,父母双亡,被人送来的时候只有十一岁,虽然辈分比二代高,但年龄与阿玛兰妲差不多。

何塞·阿尔卡蒂奥继承了父亲的体格健壮、固执任性、冲动鲁莽。拥有惊人的巨大阳具、有着旺盛欲望。他从小就对父亲的炼金实验室毫无兴趣。被一个叫庇拉尔·特尔内拉的女人诱惑并发生了关系。这个女人已婚有子女的,就类似他的母亲。后来这个女人告诉他自己怀孕了,他吓得不知所措。然后在吉普赛人到达村里的那天,和一个吉普赛少女发生了关系,并跟着吉普赛人走了,从此杳无音讯。直到多年以后,他忽然返回故乡,像个野人似的,全身都布满纹身,连阳具上也不例外。后来和家里的养女丽贝卡结婚,但是两人被逐出家门。后来,在弟弟奥雷里亚诺上校被执行枪决之前,他挺身而出救出弟弟。一年后某天他打猎回来,却在家中被枪杀,无人知道凶手是谁。

关于他的离奇死亡,有以下几种可能:

  • 保守党政府:毕竟他曾经在行刑场救过奥雷里亚诺上校。不过有一点冲突,原文说无人知道他阻止行刑的事,况且保守党政府还承认他掠夺过来的土地所有权,更加证明保守党政府压根不知道这件事。
  • (妻子)丽贝卡:丽贝卡当时是否认了的,并说自己当时在浴室,但是空口无凭,可是谁也想不出她有任何谋杀这个给他幸福男人的动机。可是小说里后面又提到丽贝卡一枪命中,当场击毙一个企图撬门入室的小偷,而且后来给主教写过信(忏悔?)。这段看似不起眼的描写提高了丽贝卡作为凶手的可能性。但是这里也有点小出入,阿尔卡蒂奥是因为突发的雷雨提前回的家,这种情形应该会打乱丽贝卡的节奏才对。
  • (妹妹)阿玛兰妲:出于对丽贝卡的妒恨。也有冲突,小说描述当时她正在给奥雷里亚诺·何塞上算术课。而且如果按照这个逻辑的话,皮埃特罗·克雷斯皮应该早就死了。
  • 自杀:如果是这样,小说里为何还说他把兔子挂在厨房准备晚些时候腌起来?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家族的阿尔卡蒂奥或奥雷里亚诺,有谁是因为孤独自杀的么?
  • 其他:比如雷击、意识等。反正就是被作者写死的。

关于何塞·阿尔卡蒂奥的一些描写,似在暗示这个家族乱伦的宿命。比如他在与庇拉尔·特尔内拉做的时候,脑海里却浮现出乌尔苏拉的面容,以及他死的时候,血线一直追踪到厨房找到乌尔苏拉。

奥雷里亚诺是这个家族百年历史中最出名的一个,做到革命军总司令,一生发动过三十二场武装起义,但无一成功。与十七个女人生下十七个儿子,一夜之间都被逐个除掉,其中最年长的不到三十五岁。逃过十四次暗杀、七十三次伏击和一次枪决。拒绝共和国总统颁发的勋章。由于他第一次起义的时候是上校,因此都叫他奥雷里亚诺上校。奥雷里亚诺天生有预见征兆的能力。

奥雷里亚诺对里正家九岁的小女儿蕾梅黛丝一见钟情,两人岁数差距很大。他陷入相思中。在一次酒后和庇拉尔·特尔内拉发生了关系,并且边做边哭边想蕾梅黛丝(这种场景以后将在这个家族中重复上演)。庇拉尔·特尔内拉承诺帮他。不久后,庇拉尔·特尔内拉就告诉奥雷里亚诺对方已经准备好了。奥雷里亚诺便向家里人郑重宣布这件事,遭到父亲的反对,母亲的支持。最终父亲妥协但以丽贝卡要嫁给皮埃特罗·克雷斯皮为条件。到了蕾梅黛丝进入青春期后,两人正式结婚。但婚后不久蕾梅黛丝就被阿玛兰妲误毒死了,本来是要毒死丽贝卡的。蕾梅黛丝死后不久即发生了两件事,一个是家族长子何塞·阿尔卡蒂奥忽然回来了,并且与丽贝卡成婚了,两人被赶出家门;另一个是选举开始了,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战争即将开始。选举中,奥雷里亚诺本来是跟着岳父,也就是马孔多的里正,堂阿波利纳尔·摩科斯特,保守派。但是有两件事令他产生了动摇,一件是选举作弊,一件是士兵们没有归还查收的菜刀。他认为保守派是骗子。于是加入一个伪装成医生的联邦派阿利黎奥·诺格拉,但后来当他知晓这个人是个暗杀的狂热分子时,他又退出了。这个人计划铲除保守派全家,包括孩子,当然,这样一来堂阿波利纳尔·摩科斯特一家就在目标之列了。奥雷里亚诺表示他要在刺杀的当晚在岳父家门口守护,于是暗杀无限期拖延。

战争开始了。整个国家进入戒严状态,一支小部队突然赶到并控制了镇子。阿利黎奥·诺格拉立即被拖出去枪毙了。部队驻扎在学校里,并没收了所有武器、甚至农具。镇子的决策者变成了部队里的一个上尉。部队每天都要征收一笔特殊的治安税。他们还把一个被疯狗咬过的女人从家里拖到街上活活打死。一个星期二的午夜,奥雷里亚诺带领二十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拿着餐刀、尖铁棍奇袭了军营,并枪毙了上尉。这样,起义就开始了。镇上交给了三代阿尔卡蒂奥。奥雷里亚诺他们则出发去投奔革命军将领维多利奥·梅迪纳

战争持续了一年,在五月结束。自由派失败了。奥雷里亚诺上校被捕,判处死刑,在马孔多行刑。行刑时被哥哥何塞·阿尔卡蒂奥救下。

于是又一场战争爆发了。奥雷里亚诺跟手下几个人决定前往里奥阿查解救被判处死刑的革命军将军维多利奥·梅迪纳,但当他们到达时,他已经被处决了。于是奥雷里亚诺上校被推举为革命军统帅。经过十六次的失利,奥雷里亚诺上校占领了里奥阿查,对政府全面宣战。并在那三个月后进入马孔多。不久后,何塞·阿尔卡蒂奥在家中被枪杀。当时自由党领导人忙于谈判争取国会的位子,奥雷里亚诺上校被自由党领导人称为冒险主义者,完全不代表本党立场。国民政府则将他归为土匪一类,悬赏五千比索买他的人头。奥雷里亚诺差点被毒死。经过反复思索,奥雷里亚诺上校认为自己打仗是为了自尊。他将马孔多交给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上校,然后便启程去与内陆的反抗武装建立联系。

不久后,奥雷里亚诺上校在寄给乌尔苏拉的信中说,爸爸要去世了,好好照顾他。后来果真如此,初代死了。小镇下了一夜的黄花雨。

没过多久,政府和内陆的起义军取得联系,发布联合声明宣告停战,以此为自由党换取三个部长职位。但奥雷里亚诺上校不赞同停战协定,带领十名亲信在夜里潜入马孔多,遣散驻军,埋掉武器,毁去文件,和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上校及其手下五名军官一起离开镇子。

十天后传来消息,奥雷里亚诺上校在西部边境发动了政府自宣布停战以来的第一场武装起义。不到一个星期就被击溃,此后他又组织了另外七场起义。此后,他又加入了加勒比海其他共和国联邦派的军队。

保守党将军何塞·拉克尔·蒙卡达成功让马孔多提升为市,并成为第一任市长。

奥雷里亚诺上校回国并占领了沿海两州,率领装备精良的一千多人进攻马孔多并胜利,蒙卡达将军被捕,奥列里亚诺不顾母亲反对,坚决处决了蒙卡达将军。蒙卡达将军死前对他说:

你那么憎恨军人,跟他们斗了那么久,琢磨了他们那么久,最终却变得和他们一样。人世间没有任何理想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作为代价。

奥雷里亚诺不让任何人,包括他的母亲,靠近他三米以内。蒙卡达将军的遗孀就因为一句话,家里(包括人)被夷为平地。一个对他的权力构成威胁的将军,被他授意暗杀。执行暗杀的上尉也被他下令枪毙了。他大权独揽却感到孤独。他甚至说:

最好的朋友,是刚死去的朋友。

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上校对他说:你正在活活腐烂。

自由党组织拍了六位律师组成的代表团来商议如何打破战争僵局。会议中,代表们提出了三个建议,意味着放弃之前的抗争、意味着向保守党妥协。奥雷里亚诺上校同意签字并笑说从今往后自为权力而战。赫里内勒多上校由于说了一句:这是背叛。便被奥雷里亚诺上校以叛国罪判处死刑。但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最终他没有处死赫里内勒多,并决定结束这场被他称为闹剧的战争。

他花了将近一年时间以血型手段强迫政府同意对起义军有利的和平条件,又用了一年事件说服自己党派的人接受这些条件。甚至不惜用铁腕手段联合敌人镇压那些不肯出售胜利果实的军官。奥雷里亚诺的这些行为遭到唾骂,被职责加剧战事只是为了卖上更好的价钱。

一个星期二,停战协议签订仪式开始。奥雷里亚诺在签完名之后开枪自杀。但由于医生之前骗了他,所以他自杀的位置并不是致命位置,逃过一死。这一举动让奥雷里亚诺恢复了失去的荣誉。许多人旧日同袍甚至敌人都来家中鼓动他推翻停战协定,发动新的战争。恰逢总统表示在国会审查批准之前,不会给自由派或保守派的老兵发放抚恤金。奥雷里亚诺终于找到一个借口,但政府早已派兵监视了他家,那些鼓动他起事的手下不是被杀就是被驱逐出境 ,或者死心塌地的融入政府机关中。奥雷里亚诺伤愈后发现这些情形,便打消了开战的念头。

晚年的奥雷里亚诺上校把自己关在作坊里制作小金鱼,用小金鱼换来金币,随即把金币变成小金鱼,如此重复,借以排遣心中的孤独。香蕉公司的到来使沉寂在孤独岁月中的他第一次痛苦地确信没将战争进行到底是个错误。随即发生了一件事,昔日的战友玛格尼菲科·比斯巴勒上校和自己的孙子不小心装上警察小头目,两人均被剁成肉酱。奥雷里亚诺喊道要起事干掉这些美国佬。可等待他的是,他的十七个儿子在一个星期内逐个被除掉。愤怒的上校甚至去找昔日的战友赫里内勒多,决意发动新的战争,后者已经老到瘫痪在摇椅上了,并对他说,奥雷里亚诺,我知道你老了,可现在才明白你比看起来的样子还老得多。

奥雷里亚诺上校最终坐在栗树下死去。

作者借晚年的乌尔苏拉之口,对奥雷里亚诺作了评价:他实际上从未爱过任何人,包括蕾梅黛丝。他的成功和失败都因为同一个原因,即纯粹、罪恶的自大。不过是个无力去爱的人

第三代


家族的第三代,有几个共同特征:都是私生子且同母异父;继承的特质都是家族中最糟糕的,因此不是什么招人喜欢的角色;都是短命鬼,年纪轻轻就遭到枪杀。

何塞·阿尔卡蒂奥是二代何塞·阿尔卡蒂奥与庇拉尔·特尔内拉的私生子。由于遭到乌尔苏拉反对,他从小是虽被养在家里,却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被乌尔苏拉当成儿子养,实际上他是孙子。为了避免混淆,大家都叫他阿尔卡蒂奥 。他和阿玛兰妲差不多大,从小是被比西塔西翁带大的。后来堂阿波利纳尔·摩科斯特频繁前往省城,成功让政府在镇上建立一所学校,便把它交由阿尔卡蒂奥掌管。

奥雷里亚诺上校起事的时候,临走前把马孔多交给了阿尔卡蒂奥。然而阿尔卡蒂奥使用铁腕手段,成为马孔多有史以来最残酷的统治者。有个乐队的小号手吹出夸张的调子跟他打招呼,被他以藐视当局的罪名下令枪决,并且凡是抗议的人都被抓起来。堂阿波利纳尔·摩科斯特由于抱怨了一句,就被他抓起来准备枪毙。最终因为乌尔苏拉的出现中止。他甚至想和庇拉尔·特尔内拉发生关系,他不知道这是他的亲生母亲。庇拉尔·特尔内拉假装答应,给他找来了另一个女人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等到他被任命为马孔多的军政首领时,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美人儿蕾梅黛丝)。

政府军不到半个小时就攻陷了马孔多,阿尔卡蒂奥随即投降,并被判处枪决。阿尔卡蒂奥死前妻子正怀孕,他希望女儿叫蕾梅黛丝(先说了乌尔乌拉,临死一瞬间改的,但已经没机会说出口了,后来事实还是如了他的愿),男孩就叫何塞·阿尔卡蒂奥,不是随他伯父,而是随他祖父。从这一句可以看出,阿尔卡蒂奥一直以为自己是乌尔苏拉的儿子。死前他喊道:浑蛋,自由党万岁!

阿尔卡蒂奥有着一个孤独的童年,只有梅尔基亚德斯真正关心他。他也曾为梅尔基亚德斯的死哀哭。他临死前想起了三个人:梅尔基亚德斯、桑塔索菲亚、蕾梅黛丝。

奥雷里亚诺·何塞是奥雷里亚诺上校与庇拉尔·特尔内拉的私生子。他从小被阿玛兰妲带大。他爱上了他的姑妈阿玛兰妲。两个人经常互相爱抚。在奥雷里亚诺上校不赞同停战协定半夜回马孔多的那天,他追随上校去了。后来他从尼加拉瓜联邦派军队里开了小差,跑到一艘德国船上当水手,最终又回到家中。一心想和阿玛兰妲结婚。结果在去剧院检票的时候与保守派的政府军上尉发生冲突,最后被枪杀。

第四代


三代的“暴君”阿尔卡蒂奥给布恩迪亚家延续了血脉。与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生了三个孩子:长女美人儿蕾梅黛丝,以及一对双胞胎兄弟:阿尔卡蒂奥第二、奥雷里亚诺第二。这对双胞胎兄弟从小就玩身份互换游戏,从后面的故事来看,他们极有可能真是换了身份了的。

美人儿蕾梅黛丝楚楚动人,是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曾有几个男人为她而死,但是她不为所动。她把头发剪掉弄成光头,在家里不穿衣服,是个特立独行、超然于外的人。最终抓着床单随风而去。消失在空中。

阿尔卡蒂奥第二,长得跟上校一样瘦骨嶙峋。从小喜欢看枪决、后来喜欢上斗鸡。和双胞胎兄弟共享一个情人。后来在美国人开的香蕉公司当监工,鼓动工人罢工,成为劳工领袖。后来他带领三千多名工人罢工,遭到军警镇压,只有他一个人幸免。他亲眼见到政府用火车将工人们的尸体运往海边丢到大海,又通过媒体谎称工人们暂时调到别处工作。他试图跟人们诉说这场大屠杀的真相,然而没有人相信他,大家都认为他神志不清。他无比的恐惧失望,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潜心研究羊皮卷,一直到死。

奥雷里亚诺第二,长得跟祖父一样的彪形大汉。没有正当职业,终日纵情酒色,弃妻子费尔南达不顾,与情人厮混。神奇的事,他与情人同居时,家畜就会疯狂的繁殖,这给他带来了巨大财富,他甚至用钱铺满地板和墙壁。但是一场四年多的大雨毁了这一切。家业开始破败。他与妻子生有一男两女。最后他为了给女儿送出国留学,在病痛中坚持卖彩票赚钱。最终与双胞胎兄弟同时死去。

第五代


奥雷里亚诺第二和费尔南达生有一男两女,长子何塞·阿尔卡蒂奥,次女雷纳塔·蕾梅黛丝(梅梅),小女阿玛兰妲·乌尔苏拉。

何塞·阿尔卡蒂奥:一生下来便被母亲寄予厚望,希望他日后能当教皇。儿时便被送往罗马神学院学习。但他对此毫无兴趣,只是为了假想中的遗产,才欺骗母亲说他在神学院学习。母亲死后,他回家靠变卖家业为生。无意中发现乌尔苏拉藏在地窖中的七千多个金币,从此开始更加放荡的生活,但不久后被入室抢劫金币的四个小孩弄死。

梅梅:爱上了香蕉公司的汽修工乌里肖·巴比伦,但遭到母亲反对。最后巴比伦爬上屋顶企图幽会时被母亲请来的保镖打中背部,从此卧床不起,被当成偷鸡贼,孤独至死。梅梅万念俱灰,被母亲送往修道院,终生一言未发。

阿玛兰妲早年出国留学,在布鲁塞尔上学。后来与那里的飞行员加斯通交往。两人一起回到马孔多,此时家中只剩下奥雷里亚诺一个人,一片凋敝。她决心重整家园,充满活力。但加斯通最终离开了马孔多。阿玛兰妲也与奥雷里亚诺乱伦私通,生产时失血过多而死。

第六代


奥雷里亚诺,其实是梅梅与巴比伦的私生子。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在孤独中长大。他唯一的嗜好是研究羊皮卷。他和何塞·阿尔卡蒂奥拒绝收留上校十七个儿子中唯一的幸存者老大,导致其被追杀人的用抢打死。他爱上了姨妈阿玛兰妲,最终与其发生乱伦关系。尽管他们受到孤独与爱情的折磨,但他们认为他们毕竟是人世间唯一最幸福的人。阿玛兰妲为他生了一个儿子,是这一个世纪以来第一个在爱情中孕育出的生命。然而这个生命一出生就受到了诅咒,带有猪尾巴,并且最后被蚂蚁吃掉。在那一刻,奥雷里亚诺破译了羊皮卷的内容。原来羊皮卷记载的正是布恩迪亚家族的百年历史。在译完最后一页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飓风把他连同整个马孔多都从地球上刮走了。

第七代


奥雷里亚诺,乱伦的产物,一生下就长有猪尾巴(对乱伦的诅咒),然后被蚂蚁吃掉。